意大利醫生震驚中怒吼:中國的醫學太不靠譜了

2015-12-11 03:13:10 2698

彼路易?切奇博士是一位有著30多年臨床經驗的意大利兒科專家。兩年前,他受意大利ZF派遣,作為意方負責人到北京執行兩國衛生合作項目。在北京兒童醫院特需門診坐診的兩年間,切奇先生以一位西方醫生誠實、敏銳的眼光,觀察到了目前在中國醫學界普遍存在的難以理解的現象,而其中的某些現象決不能簡單歸結為是由中國的國情或中西方文化的差異造成的。以下為他在接受記者數次采訪時所談到的主要內容。


——我被請到北京房山,去給一個當時只有11歲的男孩看病。他的家人從孩子一出生就帶他到各個醫院治了10年,花了很多的錢。居然就沒有一個醫生告訴孩子的家人患的是什么病,告訴家長這種病根本無法治。這是非常不道德的。


——你們習慣打吊針,好讓孩子的體溫降下來,那是靠藥物強制性降體溫,對孩子的恢復沒有積極的意義。我再強調一遍,如果患兒沒有出現細菌感染,就不要使用抗生素。


——現在你們這里還給孩子做“心臟瓣膜手術”,其實根本沒有必要做這種手術,孩子長大了自然就會好了。在西方,醫生是不給孩子做這類手術的。


——一個醫生不應讓患者花太多的錢去做無謂的治療,這一點很重要。我認為一個好醫生應該是誠實的、謙虛的。


為什么不用藥或少用藥世界上的媽媽都害怕自己的孩子生病,一生病就嚇得不得了,一有病就帶孩子看醫生。方才,一個小孩的姥姥帶著她的外孫急急忙忙來看皮膚病,你們的兒科醫生要給孩子抽血檢驗。我檢查一看,那是蚊子咬的一個包,不用抽血。最后老太太給在香港工作的孩子媽媽打了一個長途電話,孩子的媽媽堅決反對給孩子抽血,才算了事。結果我也沒給孩子開藥。這就是屬于患者家屬的無知。


意大利的媽媽在30年前,也是這樣想的,認為用一根針扎到身體里(輸液),要比口服的藥物藥效發生得更快。不是我不用藥或少用藥,而是沒有必要給這些孩子開藥??墒撬麄兊膵寢寱f:“我們的孩子有病了,你為什么不給我們藥吃?”這是家長的問題,不是孩子本身的問題。


現在感冒、咳嗽、腹瀉患兒,是來北京兒童醫院就診量最大的一部分。感冒發燒在39度以下,我們西方醫生從來不給患兒開藥,建議家長回家給孩子用冰袋降溫,同時要給孩子喝大量的水,幾天就可以好。一般孩子咳嗽,是他生理本能的自衛反應。小孩子不會咳痰,尤其睡覺時把鼻涕流到喉嚨,早晨起來就咳嗽,這不用吃藥。但是如果孩子的咳嗽是由細菌引起的,如支氣管感染、肺炎、百日咳等,就需要用抗生素。


兒童腹瀉,一般多是因為受涼,或消化不良引起的。我們西方的醫生會建議家長在24小時之內不要給孩子進食,只喝水,很快就會好。有個腹瀉患兒的媽媽明白我為什么不開藥的道理,她很高興地抱著孩子走了,事實證明不用藥病也好了。如果是細菌性腹瀉,那就要用抗生素治療。我所說的這些是大部份患兒的普通癥狀,不用開藥,只要給家長解釋清楚,就可以了。關鍵是醫生在診斷時一定要和家長交流,一定要搞清楚患兒癥狀的原因。


你們習慣打吊針(輸抗生素),好讓發燒的孩子的體溫降下來,那是靠藥物強制性降體溫,對孩子病情的恢復沒有積極的意義。


現在還流行給孩子注射什么“流感疫苗”,預防流感。實際上流感是無法預防的,因為流感病毒每年都在變化,你去年研究的疫苗,怎么預防今年的流感?西方醫生和中國醫生都知道,世界上沒有有效治療和預防感冒的藥。


1、濫用抗生素的危害


去年4月,有一個家長帶著一個11個月大的男孩子來我們這里看病,這個孩子咽喉扁桃體腫大,一直發燒不退,在北京朝陽區的一家醫院治療了一個月,那里的醫生一直給這小孩子用各種抗生素醫療,但是孩子的燒一直沒退,讓人家花了1萬多塊錢。孩子這時已經出現菌種紊亂現象,產生了“抗藥性”,這就是濫用抗生素的結果。


我告訴孩子的爸爸,如果孩子發燒在38度5以上,可以給他吃點退燒藥,如果在38度5以下不要吃退燒藥,采用物理降溫,大量喝水,用冰袋降溫。結果孩子的爸爸按照我說的去做,很快孩子的體溫就降下來了。


我并沒有給這個孩子開任何藥。如果我發現孩子癥狀是由細菌感染引起,需要服用抗生素,我會給孩子服用抗生素。一般口服抗生素的效果與打吊針(輸液)的效果是一樣的,但前者更便于治療。想用抗生素來預防疾病,這是不正確的觀念。我再強調一遍,如果患兒沒有出現細菌感染的現象,就不要使用抗生素。如果這個孩子需要治療、開藥,我肯定會給他治療和開藥的。


有時醫生也很為難,做母親的總是讓醫生多開藥,開好藥。我認為醫生和家長之間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一定要把孩子的病情講得很清楚。醫生要多和家長交流,來教育家長如何看待孩子的這個病,同時向家長普及一些一般的醫療衛生常識。但是要讓家長理解這個問題就要花一定的時間。


我給孩子看病一定要把孩子的衣服都脫光來檢查。你們的家長就擔心孩子感冒了怎么辦?給孩子看病不脫光了衣服是沒法檢查的,否則你怎么知道孩子有什么???方才有一個8個月大的小女孩,表面上看是咳嗽,但是我還要通過對她身體狀況的觀察,確定她的咳嗽是否由別的病因引起,她要是穿著衣服我怎么看得出來?我看一個患兒要1個小時,就是這個道理。這樣的門診模式在中國目前要實行起來還很困難。


2、醫療系統的不完善


在意大利,我們在各個社區都建有門診診所,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家庭醫生,出診治療是免費的。在我們那里做心臟手術、住院治療4月以下的患者全部是免費。當然這在中國目前還是很不現實的。


北京的醫療系統建立時間還不長,許多地方需要改進。這里的人們一有病就上北京的各大醫院來,一天的門診量就達到三四千人,醫生每三五分鐘就要看一個病人。你們的醫院要想效益好,醫生就得多看病人,一天下來頭昏腦漲,非常疲倦。這樣也很容易出現誤診。中國是一個人口眾多的國家,這個問題確實不好解決。我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


北京周邊省市的患者也到北京的大醫院來,因為北京的醫療條件和醫生的水平是很高的。我個人認為,如果在各個社區都有像這樣的大醫院下屬的醫療診所,把各大醫院的醫生分散到各個社區的醫院,患者就可以得到分流,在社區醫院對患者可以作一個初步的篩選,把重病患者送到大醫院就診,這樣既減輕了大醫院門診醫生的負擔,提高了診斷質量,也給患者提供了享受一流醫療水準就醫的便利。


中國在今后的醫療改革方面應該能做到這一步。聽說北京的某些地區已經開始嘗試。你們可以在醫院建立一些高檔的診室和有空調的高級病房,為高收入患者提供一流的醫療條件,可以多收他們錢,用他們交的費用承擔低收入者的醫療費用,讓低收入者也能享受一流的醫療服務。同時我認為中國醫生有很豐富的醫學知識,雖然他們拿的錢并不多。


3、職業道德問題


我認為一個好的醫生應具有的品質有兩條。


第一,他首先要誠實,謙虛,尊重患者。醫生當然不是圣人,他們也要養家糊口,但是醫生掙錢要像中國一句古老的格言那樣:“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我上學的時候,我的老師就教導我,做醫生一定要每時每刻地考慮這樣的問題:不能給患者誤診,要很慎重地考慮你下的藥是否對患者的疾病有效。


做一個醫生一定要謙虛,自己的知識不夠,看不懂的病一定要向有經驗的醫生請教,或請有經驗的醫生會診,不要怕在患者面前丟面子,不懂裝懂會造成誤診,給患者和家屬帶來很大的悲哀。


第二,作為醫生一定要注重自己的職業道德,如果你診斷的這個患者的病確實治不好了,就要告訴他的家人不要再花錢治療了。如果明明知道患者的病不能治,你還給他治,讓人家花很多的錢,這是非常不道德的。


我舉個例子。2000年,我被請到北京房山縣北海鎮,去給一個當時只有11歲的男孩看病。這是一個長得非常漂亮的男孩,他的兩條大腿肌肉萎縮,這種病叫 “迪何二氏肌萎縮”,是一種罕見的家族遺傳性疾病,根本無法治愈。我估計他只能再活10年到15年就要離開人世。但是他的家人從孩子一出生就帶他到各個醫院治了10年,花了很多的錢……居然就沒有一個醫生告訴孩子的家人他患的是什么病,告訴家長這種病根本無法治。這是非常不道德的。


我對孩子的家人說,你們不要再帶他去醫院治療了,染上這種病,從孩子出生起就根本治不好。如果你們真為他好,就給他買一輛殘疾人的電動車,改善一下他的生活質量吧。


后來,我們這些在北京的使館、企業、醫療系統工作的意大利人,捐款買了一輛殘疾人的電動車,送給這個孩子,他得到這輛車,高興極了。啊,那是個非常漂亮的小男孩!他太不幸了。


還有像惡性腫瘤患者,絕大多數是無法治愈的,住院治療是沒有用的。對于這種情況,醫生就應該勸告患者或他的家人,不要再為患者治療了,在家里護養就很好,只要能抑制患者的疼痛,在他疼痛時給他服止痛的藥就可以了。


在你們這里還給孩子做“心臟瓣膜手術”,其實根本沒有必要做這種手術,孩子長大了自然就會好了。在西方,醫生是不給孩子做這類手術的。一個醫生不應讓患者花太多的錢去做無謂的治療,這一點很重要。我認為一個好醫生應該是誠實的,謙虛的,對患者應該是尊重的。